美战地记者:我说美推翻多国 香港暴徒却当我是疯子

美战地记者:我说美推翻多国 香港暴徒却当我是疯子
原标题:美国前战地记者:我说美推翻了多少拉美国家,香港坏人却当我是疯子 [文/观察者网 赵挪亚]从前美丽、安静的香港,现在竟成为了美国战地记者的重视目标。 长时间重视中东、刚果和克什米尔等战乱区域的美国作家、前战地记者安德烈·弗尔切克(André Vltchek)此前赶赴香港采访,并将他的所见所闻写成了一篇文章,名叫《我从未见过如此分解的当地!》。10日,这篇文章宣布在俄罗斯刊物《新东方眺望》(New Estern Outlook)上。维切克的文章 他在文章中指出,国际各地的血腥抵触都是由美、英和法国鼓动的,但在西方“宣扬机器”的协助下,这些骚动的起因被掩盖了。而香港人,也深受这一宣扬形式的影响,从而造成了社会的割裂。 可是,当他企图向香港坏人阐明,美国曾推翻数个拉美国家政权时,却被坏人作为“疯子”。 弗尔切克出世在前苏联,后移居美国,曾长时间报导国际各地的战乱抵触,曾为包含《明镜》、《卫报》和“美国广播公司”(ABC)等干流西方媒体供稿,著有多本非虚拟查询类著作、小说及纪录片。维切克曾在国际各抵触地带进行报导 图自其个人网站 最初榜首句,弗尔切克就感叹道:“真的难以想象!‘西方帝国’正炸毁挡在它们之前的‘暴乱国家’,却没有遭受任何反抗。” “我曾在国际上的每一个旮旯工作过,那些当地发作的苦楚压抑的抵触,都由美国、英国和法国鼓动。” 不过,他要讲的不仅是那些令很多人失掉生命,毁了一个个村庄、城市、国家的血腥抵触。他更想说的是,在电视屏幕、报纸和互联网上,这些反人类的罪过不是被故意遗失,便是被曲解报导。以至于,国际各地的读者和观众竟对自己和别人的磨难简直一窍不通。 对此,他以自己在香港的阅历举例:在2015年和2019年的时分,我企图坐下来和坏人们讲道理,但他们对西方在阿富汗、叙利亚和利比亚等地制作的罪过一窍不通。 他还企图告知坏人们,美国曾推翻过数个拉美国家政权,但却因而被坏人们当作“疯子”——他们以为所谓“仁慈”、“温文”、“民主”的西方国家,不会谋杀数百万生命,让整个大陆堕入血腥之中。 那么,坏人们为什么会有如此简略、荒唐的主意呢?弗尔切克将原因归结于西方媒体的宣扬和浸透之上。 他又举例称,自己曾给坏人们展现在叙利亚和阿富汗拍照的相片,他们可以理解这是“一手材料”,但真实在看的时分,大脑却“无法处理这些信息”。 随后他又说到自己曾在越南、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等地日子,当地的新闻媒体深受美联社、路透社和法新社等西方媒体的影响,有些新闻乃至“如出一辙”。而这只会导致一个成果:实际和新闻报导的彻底割裂。 他指出,其实在整个国际范围内,这种割裂都在日积月累,那些以为互联网有助于改进局势的人严峻错判了局势。正由于缺少正确的信息,许多国家社会的联合要素已消失。 弗尔切克又说到了香港,指出在西方媒体的烘托下,坏人们被描绘成“支撑民主的抗议者”,成为西方国际的“宠儿”,但实际中他们“杀人、纵火、殴伤民众”。 他以为,不仅仅是香港,现在全国际,尤其是中东、拉美等区域都面对这一状况。但是现实是,黎巴嫩人底子不知道香港发作了什么,香港人也不清楚黎巴嫩的骚动是因何而起,由于西方宣扬机器的报导现已形式化。 弗尔切克讲到了西方媒体关于智利、黎巴嫩和玻利维亚等地的报导,他以为这些报导都是“胡言乱语”。实际上,它们只要一个意图,那便是“让读者和观众利诱”,保证他们对现实一窍不通,或所知甚少。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